机械式教育是不用心的教育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4-6-5   桂杰 孙梅雪

“一名校长会影响数百位老师,一位老师会影响无数的学生。未来是孩子们的,如果我们真的教会老师幸福教育的方式,那么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校长老师们所做的事情就正在改变着明天,这就是意义。”这是不久前在清华大学参加“幸福园丁——中国幸福教师教育公益项目”的老师所说的话。来自湖南、重庆、浙江、北京以及上海等14个省市的百位校长和老师参加了为期3天的培训。该项目由清华大学心理学系、清华大学——伯克利心理学高级研究中心主办。

幸福教育是让学生懂得自我

在此次培训中担任讲师的清华大学心理系主任、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终身教授彭凯平说:“幸福教育的本质是教育学生认识自我,即‘用心教育’。幸福教育就是培养人的积极向上精神,发掘人的灵性。”

来参加培训的湖南省永州市蓝山县楠市中心小学副校长盘晓红对此深有感触:“机械式的教育是不用心的教育。”盘晓红所在的蓝山县是贫困县,附近村里的年轻人多在外打工,学校里大约共有1500名学生,留守儿童占三分之一。学生上网成瘾、打架斗殴事件很多,让盘晓红感到迷茫,负责抓德育工作的她时常被孩子搞得焦头烂额。

“有一个学生,上网成瘾,手不停地抖动,学校里、家里经常找不到他,不知去何处游荡。那个孩子的状态让我觉得光靠课堂上的教育是不行的,必须要改善目前的状况。”2010年秋,盘晓红开始在蓝山县楠市中心小学开设“美心课”,针对学生道德、心理教育的短板,每个班每周开一节课。出发点是老师用自己的真情唤起学生的潜能,引导学生形成积极乐观的心态。

“为了让孩子学会感恩,我在课堂上告诉孩子们,一个生命从一个受精卵发育到现在的过程,让他体会母亲和家长的辛苦。”盘晓红说,“教育不是用说教就可以的,老师要用实际行动来引导孩子积极地面对问题。”

正是这种用心的教育彻底改变了她的学生黄兆生。黄兆生是个典型的“问题孩子”,上网、打架、与家长对抗,经常逃课。盘晓红了解情况后开始关注他。黄兆生不肯进教室,盘晓红就让他跟着自己去上课,自己到哪个班,黄兆生就跟到那个班。盘晓红一有时间就单独教他读书写字。记者问起黄兆生现在的情况,盘晓红开心地说:“他现在已经在县城工作了,老板对他的评价很好,他还会帮助学校和老师们安装电路、修理水管,照顾着弟弟和家庭。”

每一个儿童都是未经雕琢的灵魂

在培训过程中,一位校长向大家分享了自己的经历。他从小是一个五好学生,听话、遵守纪律。当他第一次把奖状拿回家时,奶奶特别高兴,用浆糊把奖状贴在中堂最显眼的位置。3天后,他跟同学们参加课外活动,老师要求编的柳枝帽子不小心在活动中掉了下来,校长看到后非常生气,斥责他不认真,并让他把之前的奖状拿回学校。回到家里,他哭了,和奶奶说出老师让拿回奖状的事。奶奶用小刀小心翼翼地将奖状刮下,整齐地叠好交到他的手中。讲到这里,这位校长眼角泛着泪光,说了一句:“我想我奶奶。”从那之后,他不敢跟校长讲话,在学校里小心翼翼,害怕自己犯错。一直到参加工作,他都保持着谨小慎微的习惯。现在他也成为了一位校长,他说:“每一个儿童,都是一个未经雕琢的灵魂,我们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会深深地影响他们。”

听了这位校长的故事,“幸福园丁公益项目”总监汪薇说:“在一株树苗幼小的时候,是非常容易受到伤害的,如果幼苗在那个时期没有用心呵护好,它就会长歪。长大之后,它会定型成一棵扭曲的大树,那个时候再想修正就不可能了。”

彭凯平说:“中国人谈论幸福总显得勉强和害羞,有些人指责我说应该多关注怎么搞好经济,只要经济发展了人民就会幸福。但是这是错误的认识,经济发展了人民不一定幸福。幸福有其自身的规律。”根据清华大学幸福中国大数据的研究 ,幸福指数与人均GDP没有必然的关系。研究发现,在比较贫穷的地区,幸福随着经济发展而迅速上升,但在人均GDP3000美元左右存在着一个转折点,人均GDP超过这条线后,幸福将不会随着经济发展而发展。

据了解,“幸福园丁”公益项目所提出的“幸福教育”,是以积极心理学为理论基础的,这是目前国际心理学界迅速发展的前沿领域。在美国哈佛大学,《积极心理学》一开课就超过了历来的王牌课程《经济学导论》,成为哈佛大学排名第一的课程。

北京十九中推行了积极心理学幸福教育。实施期间,十九中的一本升学率从2008年的44%上升为2013年的75.3%, 学生心理健康满意度更是从2008年的59.3%上升为今年的90.5%,为国内学校做出了“可以使学生学得又好又开心”的成功样本。北京昌平城北中心小学和三街小学推行积极语言幸福教育,使学校六年级全年级的学生在短短1个半月内,语文、数学、外语三门成绩都同时提高,其中英语平均提高8.5分,同时大大促进了师生关系。

在许多人的理解里,成功了才会幸福,而“幸福教育”通过科学的理论及实践告诉教师:“先幸福了,就会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