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琪:世界为何更愿倾听中国方案

来源: 2016-9-28  环球时报

为应对世界经济复苏乏力的挑战,李克强总理21日在第71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中提出中国方案,概括起来就是:通过发展解决在发展过程中出现的经济和社会难题,通过效率与公平兼顾的经济全球化促进发展,通过宏观政策协调减少将国内风险转移给其他国家的邻避效应。这个方案引起了其他国家的关注。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世界经济陷入长达8年的低迷期。对于长期低迷的原因,不少国家领导人在今年的联合国大会上都谈到了发展失衡、需求不振和全球化的政治阻力,并表明了复苏世界经济的决心,为什么中国方案能够吸引其他国家的目光?这就需要通过比较来发现。

作为全球最大经济体,美国长期拥有全球经济治理的主导权与话语权,奥巴马也在此次大会上就全球经济治理发表了美国的主张。他强调通过缓解全球化的负面效应和加强国际合作来应对全球问题,但他更强调美国的独特性和美国利益的重要性。奥巴马说要通过改善国内治理和国际规则来遏制资本主义的过度扩张,因此推动以TPP为代表的贸易协定来提高标准。实际上,TPP正是为美国资本铺路的工具。奥巴马承认,每个国家有不同的治理模式,美国不应把自己的治理模式强加给其它国家,但他认为自己不会在模式竞争中保持中立,而是更偏向于自由主义的政治秩序。奥巴马也坦承,他经常面临其它国家关于美国将自身理念带入国际规范与制度的批评,他认为美国主动限制行为和遵守国际规则的目的是促进自身利益,而不是放弃促进核心利益。

奥巴马所阐述的主张充满单方傲慢,而中国的主张更重视平等、更具有建设性和包容性。两种主张相比较,中国的主张当然更容易赢得听众。

回顾全球经济治理的历史,美国的全球经济治理主张也曾受到欢迎。1944年美国时任财政部长亨利·摩根索在布雷顿森林会议上曾说:“繁荣与和平一样,是不能分割的,将繁荣分散到富人中间,或者以别人为代价而享受繁荣,这样的代价是我们所不能承受的。”审视当今全球经济治理的难题,可以发现这些话的先见之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世界贸易组织这些机制设立的最初目标是实现发展的共享,防止世界因为发展失衡而出现动乱和冲突。但美国已逐渐忘记了这些最初的原则,其主导的全球经济治理更多地表现为霸权专横,金融与发展援助条件的苛刻与政治化,多边贸易谈判中对发展中国家权利的漠视,一度引起国际社会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普遍不满。

美国是继英国后,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最大的受益者,中国也是受益者之一。但从近些年美国全力争夺规则制定权,组建经济“小集团”,不顾发展中国家改革节奏强行拔高国际经济规则的标准,以及2015年WTO内罗毕部长会议上围绕多哈回合谈判地位的冲突等事例来看,美国这个经济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似乎并没有做好认真反思与切实调整政策的准备。因此,在世界经济长期低迷和全球化阻力增强的背景下,中国全局性、建设性和包容性的主张自然会更能得到倾听与赞赏。(作者是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