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特稿 |赵可金:中国“历史交汇期”要做好战略统筹

参考消息》“世界百年大变局纵横谈”专题报道之十五
【原标题】中国“历史交汇期”要做好战略统筹
文/赵可金
机遇期正发生三大变化
百年大变局无疑是一场深刻的社会革命。这场社会革命既有推动世界深刻变革的积极一面,也有导致世界剧烈动荡的消极一面。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既有的以西方价值观为主导的国际秩序渐呈式微之势,而中国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我国发展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但战略机遇期的内涵、形式和条件都在发生重大变化,呈现为新型战略机遇期。具体来说,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是战略机遇期的内涵发生变化。冷战结束以来,中国发展处于战略机遇期的内涵主要是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主题,世界大战打不起来,中国可以抓住稳定的机遇,集中精力进行现代化建设,在这一机遇期内,世界的稳定和不变是战略机遇期的关键。然而,在百年大变局中,世界正处于迅速的结构性变化之中,变革代替稳定成为战略机遇期的关键,意味着中国可以顺势而为,抓住变革的机遇,全力推进民族复兴,促进人类进步,推动全球治理体系向着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

4月3日,在甘肃省东乡族自治县振兴雨具扶贫车间,工人在工作。(马宁 摄)

其次是战略机遇期的形式发生变化。欧美发达国家在冷战结束后,积极推动经济全球化,意识形态竞争下降,发达国家并没有将中国锁定为战略竞争对手,战略机遇期意味着中国可以在没有战略阻击的情况下加快发展。然而,近年来,随着中国成为当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战略影响力日益上升,日益引起了其他大国的警惕,形形色色可以预见和难以预见的战略阻击也越来越多。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战略机遇期的形式不再表现为没有战略阻击,而是在面临战略阻击的情况下,如何创造战略机遇,管控好战略阻击甚至于突破战略阻击;一旦在战略上实现突破,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前景就明朗了。

再次是战略机遇期的条件发生变化。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全球范围内面临着复苏乏力的问题,逆全球化思潮风起云涌,英国脱欧、美国“退群”和贸易保护主义等战略“内顾”倾向日益明显,整个世界面临着国际公共产品供应不足和参与国际合作意愿下降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战略机遇期不再仅仅取决其他国家的发展态势,不再取决于能否搭乘外部发展的“顺风车”,更主要的取决于中国自身的发展战略,取决于能否主动创造条件,将中华文明所蕴含的治理之道进行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更好地发展和完善全球治理体系,构建世界秩序。

顺应变局统筹战略目标

目前,中国处于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期,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历史进程中具有特殊重大意义。在这一历史时期,中国需要适应百年大变局,发挥综合积极效应。具体来说,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是统筹实现小康富民战略与强国复兴战略。“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顶层设计。其中,相比“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第一个百年目标,“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第二个百年目标更重视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和更加幸福、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在世界民族之林领先等指标。在历史交汇期内,中国大战略要统筹处理好富民和强国之间的关系,统筹处理好国内大局与国际大局的关系,为国家繁荣富强和人民幸福安康保驾护航。

其次是统筹高速增长与高质量发展。在未来五年甚至更长一段时期内,将是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和高质量发展的历史交汇期,表现为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逐步转向中高速增长,衡量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的GDP指标将被质量指标、效率指标、创新指标、就业指标、可

续指标等质量指标替代,土地、人力、技术、环境等要素政策也都会有比较大的调整,大量问题、矛盾、风险和挑战亟待解决。4月3日,在甘肃省东乡族自治县振兴雨具扶贫车间,工人在工作。(马宁 摄)

4月3日,河北宏力重工有限公司工人安装大型拖拉机驾驶室底板。近年来,河北景县大力发展农机制造产业,持续提升农机制造和科技创新水平。(李晓果 摄)

再次是统筹服务民族复兴与促进人类进步。中国对外工作要牢牢把握服务民族复兴、促进人类进步这条主线。在两个一百年的历史交汇期内,这一主线贯穿于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全过程,两者水乳交融,密不可分。如何平衡国家利益与国际利益,平衡义与利,将是中国大战略面临的重要课题。(作者为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副院长、教授)
刊于《参考消息》2019年4月5日第11版